然而
2021-07-20 12:28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双方各执一词,专车安全、事故纠纷处理困难再次成为焦点。在北京市国理律师事务所主任杨东升看来,专车因为涉及到司机、车辆实际拥有人、租赁公司、劳务公司及专车平台等各方利益,消费者维权更加复杂。

据北京商报记者了解,专车快速发展引发的安全及事故纠纷已引起政府监管部门注意。日前交通部部长杨传堂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记者会上表示,网约车等新业态在发展的过程中,乘客的安全保护、市场公平竞争等方面的突出问题都亟待解决。政府部门未来将加强监管,要设定相应的底线和规则,一旦出现事故等纠纷,能够得到妥善处理。

中国优步相关负责人昨日回应该事件表示,事故发生以来,优步深圳城市团队始终安排专人通过见面、电话及短信等方式与潘先生保持联系,并第一时间启动保险理赔流程,对潘先生提交的全部医疗费用予以理赔。截至目前,潘先生却始终未提交医疗费用,对每月3万元误工收入未提交收入证明。对此,优步深圳团队继续通过短信方式与潘先生保持联系,提醒潘先生提交所主张医疗、误工费用的相关证明材料以完成理赔结案。

来自北京的一位消费者向北京商报记者投诉,uber司机疲劳驾驶遭遇车祸受伤,消费者向uber方面发出处理诉求也没有及时回馈。当事司机和uber方面均对此予以否认,三方各执一词。在日常生活中,各种类型的平台承担消费者的衣食住行,然而,专车平台却成了特例,与服务的对象撇清关系。

据潘先生介绍,去年5月11日他使用人民优步打车,因司机行车过程中使用手机致车辆追尾。车祸导致潘先生右踝内侧骨折,事故发生后,肇事司机称后续理赔将由uber方面处理,不过,潘先生尝试多种办法均未联系到uber平台,两个月后,潘先生在uber app中才了解到只能通过邮件与uber平台沟通。随后,uber方面要求潘先生出具病例、医疗单及相关发票,后续经上述肇事司机给予潘先生近9000元赔偿。潘先生表示,由于伤势严重,医生建议定期进行检查,并进行后期康复训练。从去年7月中旬至今,医疗费、生活费等自己已垫付近10万元,uber平台除做出上述9000元赔偿外,其余均不了了之,uber平台多位运营工作人员也销声匿迹。“又经过数月多次沟通,uber平台终于表态说,按照公司流程,我必须在保险公司处结案才能获得后续费用清算,如果不结案,后期医疗阶段的资金自己想办法。”

潘先生表示,uber平台说法不属实。“自车祸发生后我一直处待业状态,之前从事智能硬件工作,收入1.8万元/月,收入证明早已提供至uber平台。我希望uber平台能预付一部分医疗、生活费用。”

消费者连先生曾在微信渠道发布文章详细说明自己的遭遇,并指出交通事故是因司机疲劳驾驶造成的,事故发生前,司机曾向连先生透露当晚已接跑十几单。同时,事故发生后,连先生称,曾向uber平台发出帮助、处理赔偿等诉求,但uber方面不闻不问。对于上述说法,涉事司机并不认同。该司机表示,当晚曾在无订单间隙休息过,导致交通事故的原因是车辆右前轮突然爆胎,并非疲劳驾驶。uber平台发布公告称,事故处理小组一直与该用户保持联系,目前已经启动保险理赔程序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umbtu.com.cn浙江省温岭市品个老卜商务咨询有限公司 - www.umbtu.com.cn版权所有